记住密码忘记密码
“四绝”画家吴昌硕艺术大展即将在重庆开幕(10.7)
}
首页 > 名家资讯 > 正文
刘钢:与艺术家做朋友
发布时间:2013-10-27

来源:华夏时报


本报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


在6年时间里,刘钢陆陆续续地买了三四十幅油画,然后挂在家里和办公室的墙上,作为一种装饰品,来填补大白墙的乏味。


“那时纯粹是视觉消费,心情好,觉得好看,就买了。”刘钢笑称几乎一幅都没有“命中”,虽然没有买到假画,但是谈不上什么艺术价值。后来很多画都被他送人了,只留下一些跟自己感情特深的作品挂在律师事务所里。


拍卖会上“沙里淘金”


刘钢的家里挂着一幅刘小东早年画的《父与子》,是2002年他从香港佳士得花15万元拍的。从1999年刘钢第一次接触拍卖会后,发现那里有机会找到美术馆级的作品,由此开始在拍卖会上搜罗好东西。


刘小东曾经特意跑到他家里来看《父与子》,并且在画前足足站了十几分钟,临走时还跟他说,想用一件大尺幅作品来换回这幅画。“我说不换,这是他的精品呀,有他对父亲的感情色彩在里面,虽然现在他的大画炒到几千万元。”不为所动的刘钢一口回绝了。


之后刘小东几次想要换回这幅画,但是刘钢也态度坚决。“刘小东在他父亲去世后,还特意给我发了个短信告诉我。”刘钢明白这条短信的言外之音,是想要那幅画,他就给刘小东回短信说:“我相信您父亲会在上天继续看你的画,你那幅画我会好好保存。”


“那时我没有明确的路线,选当代还是选传统,只要是重要艺术家的经典作品,只要自己有财力收藏,一定下手给它拿下。”从2000年到2006年 这六年期间,中国艺术品拍卖价格还没有动辄千万,刘钢那时候下手容易得多,几乎每年都有三四件经典艺术品,就在那段时期他积累了很多好作品。


2002年,美国著名的科瑞收藏家族要拍卖一批藏品,刘钢和各国的收藏家们都闻风而至。其中,他最想拿到的是林风眠的《丰收图》,但是让一位更有钱的台湾藏家拍走了。另外一件吴作人的《1940年重庆大轰炸》,则被他“拼命”拿下来了。


他听说抗战时期这幅画在美国MOMA展览过,就利用出差机会跑到那里,找到了当时参展作品清单,在参展的七八幅油画中,吴作人的这幅作品是主 打。他还看到了当时发给记者的展览新闻稿,从中发现了很多背景信息:在美国进行巡回展后,包括吴作人作品在内,所有参展作品举行了支援抗战的义卖。


“正是因为它的历史价值,国内的美术馆在举办抗战题材展览时,都要向我借展。”刘钢颇有成就感,或许可以弥补他与林风眠作品失之交臂的缺憾。


拍卖会渠道迅速扩大了刘钢的收藏,在200多幅油画藏品中,他比较心疼的有七八十幅,都放在一个小区内的200多平米的地下室中,有24小时安 保和摄像头监控。这个“地下室画廊”不对外人开放,只有一些艺术家和特别熟悉的朋友进去过。小区里的居民经常看到一些画被搬进搬出,但不知道它们都是如此昂贵。


赵半狄的粉丝


刘钢喜欢和艺术家做朋友,其中和赵半狄的交往还让他有一个意外的收获。


赵半狄在1999年后就开始用熊猫进行艺术创作,并成为众所周知的符号和形象,有“熊猫人”之称。 在去年匡时秋拍上,刘钢看中了赵半狄1990年画的《蝴蝶》。


在赵半狄屈指可数的油画当中,《蝴蝶》对艺术家本人,以及创作所在的时代拥有重要的意义。赵半狄自己也认为《蝴蝶》是他9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作品,其中的男人就是他的自画像。


当时在拍卖现场,几个国内藏家都势在必得,竞价争夺十分激烈,最后被刘钢以2700多万元拍下,为此他卖掉了十几幅油画,才凑够了拍卖款。


拍到《蝴蝶》之后,刘钢第一次见到了画家赵半狄本人,“太可惜了,技术好,又具有艺术家性格气质。”他眼中的画家敏感还有点天真,“但是他现在不画画了,玩行为艺术去了,太可惜了。”


自从收藏了《蝴蝶》后,刘钢就特别喜欢赵半狄的作品,很想让赵半狄再画画,后来他经常和赵半荻一起吃饭、聊天,每次都会劝他再画画,但是都没有达成愿望。


给油画艺术史补遗


“有一个误区,认为中国油画只有100年的历史,实际上中国油画从很早就开始了,我收藏了很多清末的油画,这段时间的油画我想早晚会被大家认知。”刘钢说现在已经有史学家在关注这个问题,但他们的麻烦是看不到画,不知道很多画在哪里。


刘钢收藏了50幅民国以前的油画,公立美术馆的人看到后都吃了一惊,几幅教科书上的画在他手里,非常有名的一幅是关乔昌的肖像画。在1841年和1851年,关乔昌的肖像画分别赴美国纽约和波士顿展出,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赴欧美参加展览的中国画家。


不过,收藏早期油画需要一定的眼光和魄力。刘钢曾在纽约苏富比拍卖行看到一幅18世纪清宫廷油画代表作,但是一些国内藏家对它的创作年代存在争议,刘钢在做了大量的研究后,确信这件是珍品,他提前筹措了100万美金,准备把它拼下来。


拍卖进行的时候是北京时间凌晨4点,那天的电话线路不好,他听不清对方报的是多少钱,急得一个劲地冲着话筒喊:“买,买,买!”过了好一阵,就 听对方说:“Mr刘,不用再喊买了,它是你的了。”电话挂了后他才反应过来,到底是多少钱啊?直到第二天晚上,他打通纽约苏富比的电话后才知道,还好,在 他的能力范围之内买下了。


“收藏体系不仅要全,还要精,清宫廷油画我有郎世宁的,晚清外销画有关乔昌的,民国油画有吴作人的,‘文革’时期有何孔德的。”刘钢如数家珍,他说现在人们还不太认识何孔德,他是听了画家艾轩的介绍后,才买了一批何孔德的油画。


“在艺术史上没有被收藏、没有被强烈关注的那些作品,要通过收藏来解释它,不管它的市场好不好,这是一个收藏家的关注点。”有人建议刘钢建一个美术馆,他觉得那需要很多钱和时间,并不适合他。



请扫描新闻二维码

更多

评论内容:

评论时间 评论用户 评论内容
评 论